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羔羊

主啊,让我在有生之年,都把每一天献给祢。按照祢的旨意来接纳我、破碎我、塑造我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他使我的灵魂苏醒,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。QQ:351474287。基督徒交通群:101830613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母亲,我的妻子!  

2010-09-19 18:59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耶稣说:“谁是我的母亲,谁是我的弟兄姊妹呢?那遵行我天父旨意的就是我的母亲,我的弟兄姐妹。”

那年初夏,我和妻子到位于长江入海口的江苏省南通一带作工。发源于青藏高原,途经重庆,长达6300公里的长江入海口这一地理位置,给附近一带农村带来了许多财富。在这里,三自教会与家庭教会的区分慢慢淡化。

 

在一个叫海门的地区,我们分别到了三个聚会点带领了三四天聚会。在第一所教会带领聚会的时候,会众中有一对母子,儿子是个中年盲人。虽然两只眼睛都是睁着的,但什么也看不见,听说他因着交通事故作了部分脑切除手术后,便失去了视力。聚会快要结束时,我为病人按手祷告,也把手放在他眼睛上为他作了祷告,但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。后来我们转到邻近教会和第三个聚会点带领聚会的时候,发现那对母子一直都在会众中。在第三个教会的聚会快要结束时,我开始为病人祷告,那个中年盲人又来到我面前接受按手。我为他按手之后,伸出一个指头在他眼前晃了一下,但他仍然没有任何反应。我让他回到座位上继续祷告,接着便为其他病人祷告。大概过了5分钟吧,从聚会场的一个角落传来一阵“哇!”的感叹声和哄哄声,接着便听到有人说“看见了!”。聚会点顿时沸腾起来,被感激与欢乐的气氛包围起来。

 

这件事发生之后,从其他地方来的指导者争着把我们带到了自己的家乡。就这样,我们跟着一些人到了金沙,在那所教会协助作工的是一群家境富裕的中年妇女。结束了第一天的聚会后,从第二天开始,教会的指导者席姊妹就带着我们挨家探访病人。从那些已经久卧病床的人们身上很难看到信心,所以每到一处,我们都要先把基础的福音传给病人,当对方承认信心后再为了疾病祷告。哪怕站立困难的人,我们也勉强让他们起来行走。

 

天慢慢黑下来,外面开始下起了雨。早已过了晚饭时间,可能是因为疲劳,浑身都感到寒冷。终于结束了最后一家探访,我们坐着用摩托车改造的出租车回到了了休息处。正当我们为了吃晚饭而做谢饭祷告的时候,席姊妹接了一通电话,说是有个病人从偏僻的农村找来,一个下午都在教会等着我们。又冷又饿的我那时真的打心底里不想去。

 

还是急忙赶到了教会。有一个老婆婆浑身无力地倚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。走到她跟前,从她脏兮兮的衣服上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。她的眼睛很大,翻着白眼球,好像是一双牛眼。腹部肿得像临产的孕妇,浑身瘦得皮包骨头。她丈夫递给我们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女人的年纪38岁和密密麻麻的八种病名。人们纷纷聚拢来,用好奇的眼光打量一会儿女人,再看一下我。太有负担了。看不到任何希望,厌烦情绪充满了我。

 

愣了一会儿后,我走到女人面前跪下来,握住她的双手。真不知道该从哪里祷告。看着毫无希望的女人,却没有产生任何感情,我真的憎恶这样的自己。就好像鞭打自己一样,我下意识地大声地呼喊:“这是我的母亲,这是我的妻子!”

 

瞬间,从我里面涌出了抑制不住的痛哭。“这是我的母亲,这是我的妻子”,其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我只是不停地痛哭。本来很安静的周围也开始传来了呼喊的声音。这呼喊声很快也变成了痛哭声。可能过了一个小时吧?当我睁开眼睛一看,教会办公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挤满了人,全都跪在地上呼求。女人好像睡着了。

 

人们从地上站起来,都以希奇地眼光纷纷对我说,自己在为病人祷告当中,舌头突然很自然地卷起来,开始说出自己都听不懂的话!

 

为女人和丈夫祝福祷告之后,我走出了教会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